2015年10月2日 星期五

ARuFA: 因為想要統一天下,所以在跟德川家康一樣的地方大便

原文連結

大家好,我是ARuFa。



雖然很突然,各位知道戰國時代發生過的『三方原之戰』嗎?




1573年,德川家康・織田信長軍與武田信玄軍激戰的『三方原之戰』。

戰鬥結果德川軍輸得很淒慘,被武田軍打得落花流水的德川家康,因為實在太過恐懼而大便失禁地逃到濱松城




這幅肖像畫,就是當初大便失禁的家康,為了不讓自己忘記當初的不甘心而刻意叫人畫的。

不過,即使是那樣大便失禁的家康,在之後還是漂亮地成功統一天下了,實在是非常了不起!

一定是因為「在三方原之戰大便失禁」的屈辱,反過來讓他變得更堅強吧。

...我在知道了德川家康有著那樣的歷史後,突然想到了這樣的想法。




「那麼反過來說,只要在『三方原之戰』的戰地大便失禁的話,就可以統一天下了嗎?」

...是的,再重提一次,因為在「三方原之戰」中大便失禁的家康,在之後成功完成了統一天下的大業。

那麼我也跟家康一樣,在「三方原之戰」發生地點讓大便失禁,不是也就一樣可以達成統一天下的大業了嗎?

因此本回,為了統一天下,我決定要在跟德川家康一樣的地點讓大便失禁


前往三方原町





各位早安。現在是早上5點,日出前的時間。

雖然出發時間是讓人害怕的早,因為調查的結果,「三方原之戰」發生地點『三方原町』似乎是在靜岡縣,為了怕塞車所以只能選擇在比日出還早的時間出發。




附帶一提距離我住的東京到三方原,大概有250km的距離。

在人生中,特地跑到距離250km遠的地方讓大便失禁,想都沒想過這樣的日子有一天會到來,不過這也都是為了統一天下而必須接受的試煉。




...另外本次,請到了後輩彼特君,幫忙開車載我到三方原町。

在出發前一天打電話給他,使盡全力把「無論如何也想要去大便失禁」的熱情傳達給他,結果花了3小時的說服後,總算痛快地接受擔任這次的司機。

因為被他講了「想要看前輩統一天下的英姿」,所以不想讓他看到我失敗的樣子。

為了讓作為前輩的我不會丟臉,我一定要在後輩面前表現出出色的大便失禁。




那麼就快點出發吧!目標是三方原町!


襲來的睡魔





我們早上5點從東京出發,目標是靜岡縣三方原町。

在剛開始還聊一些『最討厭的死法前10名』等,讓開車時氣氛活絡的話題,但沒多久彼特君的講話次數越來越少了。

...問了一下原來彼特君前一天似乎幾乎沒睡覺,而且再加上今天又是早上5點就出發了,實在是非常嚴苛的行程,所以好像一下子就想睡覺了。




想睡覺的狀態下開車時實在是很危險,所以雖然才剛出發,我們還是先去休息站休息一下。

問了彼特君睡眠不足的原因被說了「因為在深夜1點時,今天這活動的電話打了過來」,我說不出任何話可以反駁。




...就這樣,一到達休息站後就馬上開始睡覺的彼特君。

在他睡覺的時候說著帶著不滿的夢話,「...為何我一定要來接送想大便失禁的人啊」,關於他說的話我實在是沒有反駁的餘地,只好假裝沒聽見。




附帶一提彼特君睡覺的時間,我看著花朵打發時間。

我感覺這是至今為止的人生中,我最浪費的一段時間。

~30分後~




大約30分後。打發完時間的我回到車上,彼特君也醒了。




總覺得在用很犀利的眼神看著我。

問了他理由,他說「冷靜的思考之後,實在不知道到底是要他來做什麼」。




...不過在之後,請了在生著氣的彼特君三矢蘇打後,他的心情瞬間就變好了,於是我們再次友好地向目的地前進。

因為這個只靠碳酸飲料就能夠解決的高CP值的生氣,我們就像是雨後的泥地一般,我們之間的羈絆又更深了。

太陽在此時也出來綻放光芒了,似乎上天也跟我約好今天是最棒的大便日呢。


最大的危機






就這樣快樂地開車了數小時後。

太陽已經完全昇起了,在距離到達目的地還要一半的距離的時候,意想不到的危機向我襲來了。




「...好像要大便了」

是的,在這過早的時間點,強烈的便意向我襲來。

...的確本次我是想要大便失禁,不過那也是在『三方原』的事情。

在三方原以外的地方大便失禁的話,那不是統一天下也不是其他的什麼,就只是單純的「大便失禁」而已,而且還是在後輩的車子內大便失禁,這樣子我作為前輩的威嚴就完全破滅了,因此即使忍大便會忍到身體爆裂而死也要死命撐住。




為了避免發生那樣的事情,所以我們衝往附近的休息站尋找廁所。

飛快地從車中跳出,我一邊用手按著肚子一邊小跑步跑到廁所前,但是在那瞬間我腦中浮現出疑問。




「就這樣大便好嗎...?」

...至今為止的經驗,我會在一天內排便兩次的狀況是很少見的,假如在這邊就完事的話,『為了統一天下的大便』很可能就會用掉了呢。

而且對我來說假如要統一天下的話,就應該要用那天第一次排出的初糞才是。

即使用第二次的次糞來統一天下的話,那喜悅總覺得就如同二泡茶一樣淡然無味。




...把這件事前向彼特君說明後,他似乎完全無法理解地說,「你有沒有發現你正在講一些狗屁不通的事情?」,但是這對我來說卻是非常重大的問題。

要現在大便出來,輕鬆又安全地統一天下,或是背負著痛苦跟風險,以充滿榮耀的天下統一為目標呢...這真的可以說是關鍵的二選一。




最後我的決定是...




「......」




「我不去廁所了」

我,選擇了既痛苦又危險的道路。

巨大的目標總是伴隨著艱難...如果不能夠跨越他們,還談什麼統一天下!

就像是即使面對危險的戰鬥,也還是拿出勇氣來面對的家康一樣,我不努力一下是不行的呢!




不過,保險起見我還是先穿上了尿布。

本來預定是要在到達三方原町後,在要失禁前穿上尿布的,但是為了預防萬一在車內爆發,讓車內進入大戰國時代的話就得不償失了。




在「守住性命」這點上,可以說這件尿布對我而言就像是鎧甲一樣吧。

就像是全身穿滿戰鬥裝備的戰國武將一樣,我也再次集中起精神向三方原町前進。




距離統一天下就差一點了!


終於到達!





經歷各種與便意的戰鬥,車程大概走了數10分鐘。

用意志壓抑著一直想從屁股中出陣的暴坊將軍,我總算是到了離東京距離250km的這裡...




到達了三方原町。

在三方原町的這塊石碑,上面寫著這裡是三方原之戰的戰場。石頭上刻著『三方原古戰場』,旁邊也有寫著這場戰爭的說明的石頭。

我想著「自己站的地方居然發生過那場戰鬥阿...」,身體自然地開始著猶如武將開戰前因亢奮而發出的武者顫動。




其實實際上只是因為想大便才會身體顫動,不過屎顫動之類的實在說不出口,所以還是請容許我把它稱作「武者顫動」。




好的!到了這階段的話就只剩下大便失禁就完成了!

附帶一提我要大便失禁的地點,是當時家康敗戰逃亡到的『濱松城』,所以趕緊坐車前往。




在車子行走15分後...我們終於...




到達濱松城了!

各位請看,這裡就是家康邊大便失禁邊進城的城池「濱松城」。




剩下只要把大便大在穿在褲子裡面的尿布中,就可以統一天下破關了(作為人也是),不過到這裡的時候發生了不可思議的現象。




「便意消失了...」

是的,那個能夠起惡寒或是出冷汗程度的便意,在進到濱松城的瞬間就完全消失了。

是因為要統一天下太緊張的緣故呢,或是我心中殘存的理性的緣故呢...

那樣子一直吵著要出來的大便,在緊要關頭卻連放屁都出不來,我開始討厭我這任性的身體了。




因此,為了要喚回在肚子中迷路的大便,決定一邊在城內亂逛一邊努力地大便。

雖然沒想到人生中會有這樣的一天的到來,不過既然都到這裡了就只能做了。




...可惡...到底跑去哪裡了...




我的大便消失到哪裡去了啊......




假如......假如願望可以實現的話......




德川家康先生......你失禁的大便......




請給我吧......




請給我大便吧!!



~一小時後~




就這樣,「在城中找尋自己的便意」這樣噩夢一般的時間過了大概1小時...

太陽也差不多要下山的這時候,終於期盼已久的那個瞬間終於來臨了。




「......恩?」




「喔......」




「…………」




「…………嘖」




「啊!!」








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」


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......」
















天下統一 完成!!!

太棒了!太棒了!太棒了!~~~~~~~~~~~~~~~~~!!!!!!

好爽~~~~~~~~~~~~~~~~~~~!!!!!!!!!!




我不想活了。



11 則留言:

  1. 完完全全有病 (稱讚意謂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我到底看了三小?重点是我竟然把这“壮举”给看完了!!!!!!!!!!LOL

    回覆刪除
  3. 一點接到電話,被說服已經是四點了,然後五點出發...

    回覆刪除
  4. 若被人發現跟那張畫一樣會怎XD

    回覆刪除